回到首頁 |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北京拆遷律師網
首頁 | 媒體報道 | 拆遷程序 | 強制拆遷 | 征地拆遷 | 拆遷維權 | 拆遷估價 | 拆遷裁決 | 違章建筑 | 法律法規 | 實時動態
首頁>>拆遷安置>>                   香港鳳凰衛視對張律師辦理案件的報道

 

網絡鏈接:http://blog.renren.com/share/228453900/2976634661

 

http://phtv.ifeng.com/program/shnjd/200902/0213_1612_1010892.shtml

 

鳳凰衛視 鳳凰節目 社會能見度 正文
  
   政府為何出資10萬懇請拆遷戶狀告自己?


   20090213 14:20鳳凰網專稿
  
   曾子墨:成都成華區有一個拆遷戶叫古魁,他投資的一間汽配城被區政府強制拆遷。補償卻和他自己的估價相去甚遠,古魁因此背負著巨額的債務,于是他擺出了,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氣勢要撞領導,炸大樓,但是古魁不但沒有因此被處罰,政府還給了他10萬元的借款到法院去告政府。
   汽配城遭強拆 古魁投資3千萬元打水漂
   解說:成都市成華區將軍碑如今是一片熱火朝天的商品房工地,而2年多以前,這里是古魁開辦的將軍汽配城。2003年,汽配城作為成華區的重點招商引資項目在這片土地上建設起來,在這段錄像資料里我們看到,當年的開幕剪彩儀式上,成華區的多位領導都有出席。
   此后汽配城的經營狀況良好,古魁估計,走上正軌后每年能贏利1500萬元以上,但是僅僅過了半年,汽配城里的商戶們就接到了拆遷通知。
   子墨:在什么時候你聽到消息說,汽配城要被拆遷?
   古魁:2003年年底完工,2004年的6月份,他叫另外一個企業的人,拿來這么厚一摞的宣傳資料,到我們市場里面,挨個發.
   子墨:宣傳資料上寫了什么?
   古魁:就說這一片地要征納,要拆遷。
   子墨:理由呢?征地做什么?
   古魁:沒有理由.
   解說:此后拆遷的消息吵嚷了近2年,商戶們人心惶惶,最終走得一戶不剩。20065月,古魁在空蕩蕩的汽配城里接到了這份正式的搬遷決定書,限期3天。此后半月,汽配城在推土機的轟鳴聲中被夷為平地,這宣告著古魁3000多萬元的建設資金也化作了泡影。
   子墨:3000多萬的資金來源是什么呢?
   古魁:一個是自己籌備,第二個是融資,就是借,跟朋友借,借了一部分,就是這樣。另外就是搞建筑的,給我們墊了一部分,還有人家好多人借錢的時候,都是他們把房子都拿去做了抵押,借錢借給我的。
   子墨:投資汽配城的錢,大概是在什么時候還清了這些建筑商朋友?
   古魁:到現在沒還清,現在還欠兩千多萬,還不帶利息.
   解說:畫面中的人都是古魁的債主,他們也曾經是古魁的熟人和朋友,汽配城的被強拆,使他們百八十萬的個人財富打了水漂,利用古魁出庭的機會,債主們在法庭外集體堵截了他。
   古魁:我跟他們怎么交代,我這一家人怎么辦?我現在講句丟人的話,我自己當了這么多年大老板,說起來是大老板,寒酸,我連自己的住房都沒有,到現在為止我都是租的房子住,這就是老板的下場,這就是我當老板,大老板,幾十年的大老板。
   解說:走投無路,且堅信強拆不合理,古魁申請了行政復議,認為能討回公道,但復議肯定了強拆的合法性。
   解說:古魁又頻頻找區領導理論,還通過省工商聯和人大代表做工作,但也并不奏效。1年多過去了,辦法想盡的他,對于通過正常的途徑解決問題,開始感到絕望。
   子墨:始終沒有結果?
   古魁:沒有結果。我交涉過多少次,正因為交涉沒有結果。
   子墨:政府部門的回應大多都是什么?
   古魁:我們沒辦法,我們只能這么做。
   子墨:這個時候你就想起來要威脅你們區政府的領導了?
   古魁:這個我認為不是威脅,我已經走投無路。我說你當了這個書記,一把手,我不找你找誰呀?
   走投無路 古魁買兩輛越野車威脅要撞死領導
   解說:今天的古魁也認為自己當時已經瘋狂,他用強拆時政府給的125萬元設施補償款買了兩輛三菱越野車,此后他雇人開著車跟著區委書記和國土局長,威脅要撞死這兩位領導。
   子墨:你開著這兩輛車,都做過哪些事情?
   古魁:我就追過他們,我想把區委書記撞死。
   子墨:聽說有一位國土局長,被你嚇得上班下班只能走后門,你跟了他跟了一個多月?
   古魁:走后門?來都不敢來.他到市局,省國土資源局開會,我們追他,他在后門打出租走的,他車都不敢開。
   子墨:你這樣一直跟著他們,能起到什么作用呢,難道問題就能解決嗎?
   古魁:我就想把他搞死當時,因為這個汽配城的今天,和他有直接關系。
   子墨:那你這樣去撞區委書記,撞國土資源局的領導,畢竟對方是政府官員,不會告你違法嗎?明目張膽地去撞他們?
   古魁:因為那個時候沒想違法的事情,那個時候想死了,沒有考慮什么犯法、違法之類的事情。
   子墨:你可能沒想到,但是我看到有一些網友評論說,成華區政府對你還是非常客氣的,否則像你這樣為所欲為地拿車去撞領導,有的不好的領導,早就找公安局把你抓起來了?
   古魁:我想有兩個方面,一個他自己也知道他理虧,他確實是理虧,第二個他抓我,你想一想,大家都可以想,把我關了,我出來怎么干,我應該干啥,能干啥,我想干啥。
   子墨:為什么一定要采用魚死網破這么激烈的做法?
   古魁:我跟他們談了多少次,你想想,我去找區長,書記,找國土局長,沒辦法,什么辦法都沒有,我可以說是什么辦法都用完了。我是全家已經走投無路,全家本來就傾家蕩產了。
   威脅領導不成 古魁學爆破 準備炸政府大樓
   解說:而威脅領導并沒能解決問題,這座12層高的區政府大樓成了古魁的下一個目標,他獨自一人跑去老家德陽的花炮廠打工,學習爆破,決心要與大樓同歸于盡。
   古魁:我最后我就給兒子寫了個委托書,我說我出去一段時間,最后我就一個人,我就把手機全部斷了線,都斷了,啥都沒用,我就到炮廠去學爆破,發射.
   子墨:去花炮廠學爆破,人家讓你學嗎?
   古魁:從外表看起來,我這個人不是個,好像你說的吧,也不像干活的人,就叫我去管安全,管安全,什么都能學會,包括它裝配,發射,配藥,爆破,等等,不管是理論上也罷,實踐上都懂。
   子墨:學了多久?
   古魁:學了一個來月。
   子墨:人家沒有懷疑你嗎?
   古魁:懷疑了,最后成都市公安局的,就找了德陽市公安局,他們去,我聽說他們已經最后叫那個副廠長,給我做工作,就說你這么大歲數,你打什么工,你不要打工,你趕快走吧,他說你回去吧,怎么怎么樣,最后強行叫我那天必須走,必須走,實在最后,我背后就是過問,有好多公安已經在那個廠周圍,廠里便衣,叫我那天必須走,已經跟他們廠里說了,他不是打工的,他是來學爆破,要炸成華政府大樓。
   子墨:成都公安局當時已經猜測到你的意圖了?
   古魁:猜測到了。
   解說:回到成都后,古魁為爆破做了周密準備。他把兩輛越野車的后座拆掉用來放炸藥,并精確計算了所需的炸藥數量,此外,還多次偵察了車子從區政府大門開進地庫所需的時間。
   古魁:我到成華區那個政府大門,測量那個到地下車庫,可能就是510秒鐘,還準備看了,哪里能把它實施,就是爆破大樓受力的地方。想過這些。
   子墨:做過精心的準備應該說。
   古魁:做過,確實做過,確實,因為那是沒辦法。
   子墨:聽說那段日子,只要你出現在成華區政府的門前,保安就會非常地緊張,說古魁來了。
   古魁:到現在還是。反正是來了就對講機到處喊,就是前10天吧,他也是這樣。
   子墨:假設你真的炸了成華區政府的話,這就是犯罪了,你想過嗎?
   古魁:說句良心話,去學爆破,想炸政府大樓,還想活嗎?更說不上犯罪,那個死人就不怕犯罪了。
   子墨:你自己不想活,把自己看作是死人,可是那樣會傷害很多無辜,你有沒有想過?
   古魁:我這人為人處事,我都先想別人,后想自己。什么叫人之初性本善,我就成了一個無辜的人了,一個性本善最后成了性本惡,成惡人了,我就成了,你說還談得上什么犯罪嗎?
   子墨:想過嗎,如果說你原來是一個善人,最后變成了惡人,這個過程是怎么發生的?是什么原因導致的?
   古魁:我是逼迫無奈,確實沒辦法。
   政府借10萬給古魁 請他告政府
   解說:因為揚言要炸政府大樓,古魁一時間成了名人,當這個消息傳得鋪天蓋地之時,事件出現了戲劇化的轉機。區政府主動找到古魁,說服他走上法庭,起訴政府。
   古魁:他們就一看這個樣,他們說這樣吧,找個平臺,起訴到法院,因為這書記也多次跟我說,通過法律程序,到法院去。
   古魁:成華區這個書記,還是挺人性化的說話還是很坦誠的。當時我找他,我說你不解決,我真的我要對你下毒手,真的。哪怕你是無辜,我也知道是無辜。但是他就實話實說,他說,這么大的數字,誰敢給你表這個態,誰也不敢表這個態,他說的也是老實話,他說你通過法律程序,司法程序,搭個平臺,我們再通過這個平臺,我們調解,不判,通過調解也行。
   子墨:在成華區政府的官員向你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他們是不是已經了解到你學會了爆破技術,有這樣的打算?
   古魁:可能都知道了。
   子墨:所以你認為是成華區政府怕了你?
   古魁:不是怕我,我已經到了那個,說實話,已經到了那個什么都不想的時候了。
   解說:官要民告官,百姓古魁卻不愿打這樣一場官司,為了引導他采用法律手段解決問題,區政府隨即開出了更為優厚的條件。
   古魁:最后這個政府就委托律師,法律顧問,也給我做工作,如果你有困難了,這個費用,我們通過政府還可以給你法院協調,給你減免,律師,我們可以給你出,我們可以給你叫律師來。就這個事情,我想哪里那么怪的事情,你叫律師來幫我打官司,那不是天下最大的笑話,我想那個官司怎么打,打什么官司,我明確了,跟他明確指出,我說一,我沒有錢打官司,他說你的起訴費我們給你全免,法院院長,還有政法委書記,常務副區長,國土局長都在,他就說,經研究決定,費用給你免去,全部免。第二個我說要求借,最少借10萬塊錢給律師,我請律師,不要你出律師,你要借10萬塊錢給我律師做啟動費,最后他們答應了。
   子墨:答應了之后做到了嗎?
   古魁:做到了,確實也這么做的。
   子墨:那在你看來,成華區政府為什么會愿意借給你10萬塊錢做律師費,讓你來和他們打官司?
   古魁:他就想解脫,一腳把你踢到那個地方去,你去吧,判了怎么樣,你要干什么,就是一動就犯法了,怎么怎么樣,你找不著我政府了,這是從一個最壞一個角度看。從另外,從正面看,我希望還是政府也是有善意,有誠意地來解決這個問題。
   汽配城拆遷賠償爭議 土地屬性成關鍵
   解說:整個事情的經過是否真的如古魁所說,我們也曾反復聯系過事件的另一方成華區政府,但對方拒絕了我們的采訪。我們只在互聯網上找到了區政府法律顧問李啟軍的公開表態,李表示:由于將軍汽配城改變了土地的使用性質,因而屬于非法建筑,強拆合法。
   解說:而在古魁看來,成華區的說法根本站不住腳,因為土地性質從未被改變,他向我們出示了這份區政府當年招商時使用的規劃圖,圖中顯示將軍汽配城所在區域確為商貿用地。而汽配城開幕時某位副區長的發言,亦可佐證。
   副區長發言:商貿片區會有大發展.
   解說:古魁還向我們出示了這份成華區市場商業口岸開發領導小組在20033月下達的批復文件,文件內容明確顯示了,在城北商貿區開辦將軍汽配城經過了政府的道道審批,用地應屬合法。
   古魁:他老是糾結著說,我是非法用地,說我都是非法,反正是感覺上,從感覺上說非法,非法,我說你說我非法就非法,但是你拿出個東西來,2003年,我都是成華區的重點招商引資企業和重點建設項目,立了項的.
   解說:除了汽配城是否是非法建筑外,雙方爭議更大的是賠償金額的多寡,成華區計算的賠償金額是878萬,而古魁計算的則是2億多元。成華區認為賠償應該按照農村集體土地的標準,而古魁則認為應按照《城市拆遷管理條例》的標準。
   解說;:土地的屬性成了問題的關鍵,古魁告訴我們,將軍汽配城所占土地原先確為農村集體土地,但早在2002年,成華區就報請上級各部門批準征用,2003年國土資源部下發批文后,這片地的屬性已經轉為了城市用地。
   同期:這就是國土資源部2003314號文,已經正式將第二批,這片土地已經批下來了。
   子墨:那為什么到了今天,成華區政府的律師顧問,法律顧問,堅持說您的這片土地是集體用地呢?
   古魁:這個它也是強詞奪理,這個是很明顯的,這個時間完全是可以推理的,成華區是2002年已經就上報,申報這個土地了,200393號(國土資源部)就已經正式批準(征用為城市用地)了。
   子墨:聽上去賠償金額之間的差異,最主要就是土地性質,使用性質上的差異,那為什么沒有去找上一級的國土資源部門來進行確認呢?
   古魁:我到上面去找了,但都是石沉大海,我到省政府,省國土資源廳,市政府,包括跟市長、書記,人大,都寫過信,但是都沒有結果。
   解說:2007710日,拿著區政府提供的10萬元錢,古魁真的將區政府告上法庭,而受理法院正是成華區法院,庭上,控辯雙方就汽配城是否是非法建筑,以及賠償金額的計算方式等問題爭論激烈,200915日第二次開庭時,雙方激辨長達8個小時。截止我們的節目播出前,此案尚無定論。
   古魁10余年經歷3次創業 8年間遭遇3次拆遷
   解說:汽配城被拆后,古魁一直賦閑在家,有空的時候,他會到汽配城的原址去轉轉,圍繞著那塊土地,他在10余年間經歷了3次創業,也在8年間遭遇了3次拆遷。
   古魁:因為我從到成都來,是1991年下半年來的,來成都,從我辛辛苦苦建立了一個將軍茶廠,1998年,由于修三環路的需要,搞了拆遷,在拆遷的時候,補償,在賠償上也相當,不是那么理想,確實,將軍茶廠基本上走向了個什么,傾家蕩產那個地步。
   子墨:這家茶廠你投資了多少錢?
   古魁:投資三四百萬,四百來萬。
   子墨:賠償呢?
   古魁:賠償40來萬。
   解說:10年前,古魁1000多平米的茶廠車間就位于這個現在已被修建了三環路的位置上,這是古魁遭遇的第一次拆遷,面對拆遷,當年的他一度非常配合。
   子墨:當時和政府爭了嗎?
   古魁:我為啥沒有和政府爭呢,因為我們當時,我這人是可能還是就是太單純了,就覺得政府也有困難吧,總覺得政府應該是有困難,實際上是我的企業受到很大損失,但是如果政府能就地安置,應該對我們這個企業后期還是有發展潛力的所以我就是鼓起勇氣,把能利用這個資源都利用起來,最后,可以這樣說吧,把我的小孩、親戚、朋友都來,就把我這個將軍茶廠又重新組建。重新組建,修了個5000多平方的綜合樓,當時這個茶廠基本上就生存下來。
   解說:2002年,他的新茶廠毗鄰這座立交橋修建起來,但就在廠房剛剛蓋好之際,又傳來了三環路擴充綠化帶,且三環內不得修建廠房的消息。古魁只得看著5千平米的茶廠再次被推土機鏟平,這一次他又損失了1000萬左右。
   解說:不過這一次古魁還是響應了政府號召,拆掉茶廠,此后不久將軍汽配城完工,古魁紅紅火火地辦了這個開業典禮,為了汽配城的未來,他努力地和政府搞好關系,甚至還借錢幫助政府完成過稅收任務。
   子墨:聽說有一次成華區要緊急上交一些稅收,錢不夠,你還墊付了一筆錢?
   古魁:說起這個話也是辛酸,當時是就是說年半,年半就說好像是稅收任務有點緊張,就是幾百萬,上不去,上不去就跟我們說,當然我們是納稅大戶就是,你看這個你企業也那么紅火,你看能不能就說,本來是年終才交嘛,對吧,年底才交嘛,他說能不能提前交一下.
   子墨:要交多少錢?
   古魁:我當時交了60萬,給政府交。一個小插曲,是我資金相當緊,手里沒有多少錢,我是借的錢,因為這是民間借的,利息還高。
   子墨:多少的利息?
   古魁:利息當時借的是兩三分的利息。
   子墨:高息借貸去交這筆稅,是為了和政府搞好關系?
   古魁:也有這個成分,但是我想我一個責任,對吧。
   子墨:在汽配城最紅火的時候,你對汽配城未來的展望是什么?
   古魁:對未來的展望,從我個人這個角度,我就是想把這個汽配城做大做強,做成一個整個西南最大、最紅火,對我個人而言也是一個,對自己事業上一個肯定.
   解說:而4年后汽配城再次被拆,被這片商品房所取代。
   雖然是民告官 古魁卻對判決結果充滿了信心
   解說:雖然是民告官,古魁卻對判決結果充滿了信心,他覺得政府的態度讓他感到了誠意,只要有誠意,古魁說,他還是愿意同政府和解。
   古魁:我相信政府。政府是有誠意,政府是要樹立形象的,政府你說話是要算數的,對吧?
   如果政府有誠意,我想盡量還是和政府達成共識。
   子墨:假設不能夠達成共識呢?
   古魁:我想撤訴。
   子墨:假設你不能夠和政府達成共識,撤訴之后,會繼續想用這種暴力的、爆破的手法嗎?
   古魁:我想這個事情,這留給后人去想,因為這個事情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對吧。
   子墨:那聽了您的這一番話,成華區政府的官員會不會覺得,你這又是在進行威脅?
   古魁:我認為不是我威脅他,他是在威脅我.他幾次拆得我傾家蕩產,這就說政府在威脅我。我只是一個弱勢群體,我怎么能威脅它呢?
   解說:古魁不愿意過多述及自己的困窘,但可以想見的是,對于將滿54歲的他,生活已完全被改變,今日的落魄與做老板時的落差、2000多萬如泰山壓頂般的債務,仍在他身后盤旋。
   子墨:你的種種做法,家里人支持嗎?
   古魁:我不告訴他們。因為我跟我兒子,已經寫了委托書的,我沒有后顧之憂,一旦我怎么樣,50多歲的人,還能想什么,反過來想,我辛辛苦苦幾十年,是這個下場,還能給所謂后人,就包括我的后人,包括整個社會,對后一代能留下什么?
   我姑娘說了一句,我最辛酸的一句話,爸,你現在欠了這么多帳,我覺得找對象都找不上,誰都不敢要我,你想想。真的,我自己想到很辛酸。我兒子結婚的時候,我和我老婆都沒參加,因為啥,房子都沒有,什么都沒有,搞得我傾家蕩產,家破人亡,我老婆幾次就不想活,但是我最后就是叫他們走,好多事情我不告訴他們。
   子墨:一邊是被強行拆遷的老百姓的無奈,一邊是刁民威脅的政府的無奈,我們看到過各種釘子戶抗爭的姿態,大多都顯出了在強大對手威脅下的悲壯,而古魁卻得到了特殊的待遇,古魁的官司能否獲得最終的勝利?司法是否會受到行政的干預?網民多有議論,但是政府引導民眾通過司法來解決兩者之間的沖突,能不說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首頁 拆遷安置 拆遷程序 強制拆遷 征地拆遷 拆遷維權 拆遷估價 拆遷裁決 違章建筑 法律法規 實時動態
百度搜索優化 本網站部分資料來自網絡,只為學習和研究之用,作者若有異議,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更正!謝謝您的支持!
北京拆遷律師 咨詢電話:13701137157 郵箱:lvshizhang@yahoo.com.cn 
国际期货直播-恒指期货投资交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