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北京拆遷律師網
首頁 | 媒體報道 | 拆遷程序 | 強制拆遷 | 征地拆遷 | 拆遷維權 | 拆遷估價 | 拆遷裁決 | 違章建筑 | 法律法規 | 實時動態
首頁>>拆遷安置>>                   人民日報報道張律師代理的案件

 

 

網絡連接:http://finance.people.com.cn/n/2013/1105/c1004-23430148.html

 

河南林州拆建之惑

 

本報記者 任勝利

2013年11月05日02:52 來源:人民日報

近日,河南林州市讀者給記者來信反映:林州姚村鎮大片耕地莫名開發成商品房;學校瞬間變身為商業地產項目;經省交通廳批建、尚未驗收的鎮客運站“出生即死亡”;大拆大建導致林州多處爛尾樓……10月下旬,記者兩次到林州市有關區鎮調查,感到該市的一些拆建項目確實讓人困惑。

  姚村鎮汽車站“剛出生即死亡”——

  前建后拆令人心疼

  到處殘垣斷壁,處處塵土飛揚,施工車輛不時呼嘯而過,“姚村變城市 村民變市民”的大幅標語隨處可見。這是記者在林州市姚村鎮看到的景象。

  姚村鎮位于太行山麓,地處晉、冀、豫三省交界,省道228東南線穿鎮而過,交通條件十分便利,是聞名全國的汽車配件生產基地。去年,讓姚村鎮人特別心痛的一件事是,新建的汽車站“剛出生即死亡”。

  張永玲的家人2006年在姚村鎮鎮政府公開招標時中標,投資建設姚村鎮汽車客運站。2012年5月,占地9.5畝、投資400多萬元的姚村鎮汽車客運站已經建設完工。令他們意想不到的是,5月15日,姚村鎮政府下了拆除通知,將于5月16日對汽車站強制拆除,要求張永玲的家人一天之內搬遷。

  因為拆遷補償協議沒有達成以及投資人的堅決保護,客運站主體至今還沒被推倒,可附近臨街商鋪后面的幾十畝玉米地卻早在去年8月已被全部推掉。現在,這片土地已經成了施工場地,在建的臨街新商鋪已經封頂。

  “拆我們鎮汽車站,不僅僅是投資者個人受損,關鍵是影響當地村民出行。大人出行不方便暫且不提,現在省道上來來往往的都是大貨車,小孩子在這里等車可是不安全哪!”當地人抱怨說。

  按鎮政府的說法,這次拆遷源于省道擴建的需求。可有關材料顯示,“省道228東南線”擴建,2012年10月才通過省發改委審批立項。姚村鎮汽車客運站等于先拆后批。姚村鎮政府工作人員表示,該鎮汽車站是否重建,那要看林州市交通部門的意見。

  根據知情人的指引,記者來到“姚村鎮聯中”。在聯中校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格利維亞商業街”售樓部。售樓部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該公司已經將聯中的土地買下,在這里開發商鋪、商品房及酒店等項目。

  “聯中學校為商業開發讓路被拆,多可惜啊。公益性用地怎么能轉眼變成商業地產項目?”姚村鎮西張村王姓村民說。

  姚村鎮政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聯中學校現已遷到林州四中,至于原校址開發商業地產項目他并不知情,分管領導不在家,也沒法給記者答復。林州市房管局市場管理科負責人則坦言,“格利維亞商業街”并沒有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

  龍山街道有村民三次“被拆遷”——

  反復折騰苦了百姓

  “我這幾年就沒過幾天安穩的日子,可能是運氣不好吧,我兒子家已經搬了三次,重建了三次。”提及自己多次搬遷的經歷,林州市龍山街道辦事處西街村的李菜省嘆氣道。從2005年7月到2012年8月,因為修路、修龍湖,他已在老宅基地原址附近經歷了三次拆建。

  “規劃改來改去,政策朝令夕改,坑的全是我們老百姓啊。”有著類似經歷的西街村李姓村民感慨道。

  “我并不反對自家的土地在必要時為公路擴建讓路,但不能讓個別人打著公共利益的名義進行商業開發,我現在有種被欺騙的感覺。”姚村鎮姚村居民楊慶國說起耕地被占用的經歷,很是激動。

  2011年3月,楊慶國家里0.98畝基本農田被姚村鎮政府以拓寬公路為名征用,但原址并沒有像當初“規劃”的那樣完全用于公路拓寬,其中一半土地都被開發成了商品房——普羅旺斯小區。

  據普羅旺斯售樓部工作人員介紹,該小區位于姚村鎮姚村村,占地600多畝,一期工程基本完工,已賣出1/3。

  當楊慶國提出被征用的土地為何改變使用性質時,姚村鎮政府楊姓工作人員坦言:普羅旺斯小區的相關手續鎮政府沒有,有時連我們也見不到,征地、拆遷都是市里安排的工作,我們只是協調配合。

  圈占的良田閑置多年——

  寧愿長草不讓種糧

  林州的大拆大建看起來很紅火,但背后的隱憂也漸漸凸顯。

  “姚村鎮圈了好多地,閑置很多年都沒有開發,看著那么肥沃的土地長滿荒草,實在太可惜了!”在群眾的指引下,記者在姚村鎮下陶村附近見到了多片被圈起來的土地。

  “這一塊就有300多畝地,聽說是與北京的一家公司聯合開發的,騙我們說是搞開發,現在閑置兩年多了。他們寧愿長草,也不讓我們種糧。”下陶村秦姓村民說。

  據姚村鎮政府工作人員介紹,下陶村被圈起的土地已經納入了該鎮工業園區規劃,至于相關手續是否辦理,如何辦理,開發何時啟動,鎮政府并不清楚。

  重點小區門庭冷落——

  或像鬼城或成爛尾

  “西街村因修建龍湖而拆遷開發的‘東城旺世’就是‘鬼城’,占地好幾百畝地,分12個區,晚上是黑壓壓一大片,燈光很少,根本沒有人氣兒。”西街村居民告訴記者。

  “開發商早就跑了,定金和部分房款交了兩年多,至今也沒交房。如今只能住到閨女家,天天提心吊膽的,也不知道啥時候會有結果。”“巴黎香榭”小區業主賈女士一臉的焦慮,手里小心翼翼地捏著多張收據。

  記者來到位于林州市長安路北段路東的“巴黎香榭”小區,只見小區售樓部玻璃墻灰塵遍布,斑駁的門檐,生銹的鐵鎖,小區內雜草叢生。

  據了解,“巴黎香榭”住宅開發項目占地140余畝,規劃建筑20余萬平方米。目前已完成投資2億多元,小區20棟樓已有19棟封頂,雖然該小區并沒有商品房預售許可證,但房屋已預售600余套。

  類似“巴黎香榭”境況的還有長安印象等多個小區。長安印象小區內只有一人留守,寬敞豪華的大門緊閉,無一辦公人員。透過寬大的玻璃門,記者看到里面“政府支持項目”等宣傳標語。

 

 

“拆解”大拆大建

 

當今中國,工地空前的多。無論是大中小城市還是鄉鎮乃至村莊,人們的視野中都很難躲開畫著圈的“拆”字和推土機與塔吊。抱怨全城“秋葉與灰土齊飛,蒼天共黃土一色”的,不僅僅是南京市民,類似的情景在河南林州市包括位于太行山麓的小鎮姚村鎮也同樣上演著。吊車林立,滿目瘡痍,汽車站剛建好即被拆、農民房屋幾年之內3次被遷3次重建、一些打著“政府支持項目”旗號的新建小區或像“鬼城”或成“爛尾”……

  是什么造成今日這種熱火朝天、幾近瘋狂、以大拆大建為主導的“造城運動”?記者調查披露的林州市建設中的問題或許是一個可用來“拆解”、剖析的樣本。

  從表象看,其暴露出的問題有:先拆后批,公益性用地被用于商業地產項目開發;以各種名義強勢征地拆遷,導致民居被拆來遷去,百姓居無定所人無寧日;借修路、修湖等公共建設之機,強征農民承包耕地違規建商品房;以“工業園區”名義圈占的良田閑置荒蕪;拆遷開發的小區猶如“鬼城”人煙稀少;住宅小區樓沒建完開發商卻不見蹤影,購房者惶惶不可終日。其中大多數問題在當今的城鎮化建設中帶有相當的普遍性。

  如此混亂的大拆大建為何暢通無阻?百姓的弱勢與政府的強勢顯而易見。“征地、拆遷都是市里安排的工作,我們只是協調配合”,姚村鎮政府工作人員對于無合法手續的商建項目的說辭,人去樓空的開發商所建住宅小區中“政府支持項目”的標語,無不透露出這種強勢味道。而在這種強勢的背后,則是地方政府、開發商綁架百姓利益、房地產綁架城鎮化的現實。

  地方政府在城鎮化中大拆大建的強勢主導,往往來自強勢的領導。“一把手”的獨斷專行、說一不二及地方領導的頻繁更換,是大拆大建不止的重要原因。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許多“新官”最喜歡、最習慣燒的“火”就是大拆大建。不管一些人打出的旗號多么冠冕堂皇,拆穿了,其倚仗的不外乎是權力,追求的不外乎是功名利祿。因為,大拆大建是出“成果”的最快途徑。如今,一心為功名者已是少數,多數人瞄準的是功名背后的利祿升遷。在GDP的指揮棒下,在城市形象比城市功能更討好、更討巧的境況下,形象工程、政績工程以及所謂的舊城改造層出不窮實不為怪。急功近利的大拆大建的結果是,坑苦了百姓,破壞了環境,毀掉了文物,割斷了文脈,扼殺了特色,浪費了資源,降低了公信力,助長了貪腐,并將貽害子孫。

  10月28日,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數據中心發布的中國城鎮化調查數據顯示,約16%即6430萬的家庭在最近一波城鎮化過程中遭遇過征地、拆遷。近些年,強征暴拆引發的社會矛盾、社會沖突不斷加劇,大躍進式的城鎮化建設的隱患與問題也日益顯現。

  現實告訴我們,民主與法治的保障不到位,就不會有科學發展,就難有美麗中國的現實景象。


首頁 拆遷安置 拆遷程序 強制拆遷 征地拆遷 拆遷維權 拆遷估價 拆遷裁決 違章建筑 法律法規 實時動態
百度搜索優化 本網站部分資料來自網絡,只為學習和研究之用,作者若有異議,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更正!謝謝您的支持!
北京拆遷律師 咨詢電話:13701137157 郵箱:lvshizhang@yahoo.com.cn 
国际期货直播-恒指期货投资交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