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北京拆遷律師網
首頁 | 媒體報道 | 拆遷程序 | 強制拆遷 | 征地拆遷 | 拆遷維權 | 拆遷估價 | 拆遷裁決 | 違章建筑 | 法律法規 | 實時動態
首頁>>強制拆遷>>                   老兩口半夜睡覺 房屋遭強拆

 

5月3日晚11時許,南鄭縣大河坎鎮尤曼吉游樂場附近的一棟房屋遭強拆,當時住在該房中的屈大爺和老伴被自稱“開發商的人”綁至房子旁的草坪上,直至凌晨4時許,房子被摧毀,屈大爺和老伴才被松綁釋放。
  事發:自稱“開發商的人”綁了老兩口
   “晚上11點多了,我們都睡了,聽見有人砸門,于是我趕緊叫老伴起床。”5月11日,屈大爺說,他剛一開門,門就被蹬開,幾個小伙子撲進來。“對方說別怕,他們是開發商的人,然后就直接把我架出去了,我連褲子都沒來得及穿。”
   屈大爺說,把他架到院壩后,看到院壩里站著七八十個小伙。其中一個拿對講機的人讓他少說話,問我里邊還有沒有人,并讓其他人用膠帶把我嘴封住。“當時我老伴求他們不要傷害我們,讓對方允許我把褲子穿上,一個小伙才到房子里給我拿了褲子。”
   “我穿好褲子后,幾個小伙把我和老伴分別用膠帶把腿和手綁起來了,然后把我們被抬上兩輛面包車送到附近的一處草坪上。”屈大爺說,他和老伴被大約30個小伙子看管著。“我坐在面包車上時,看到兩臺挖掘機開了過來北京拆遷律師  拆遷律師


   屈大爺說,當時那個拿對講機的人對看管我們的小伙子說,“把這兩老家伙給我看好了。”這時候他才反應過來,對方是要拆房子。“我們在百米開外的草坪上聽講挖掘機轟隆隆地響”。
  現場:房被強拆 電動車被埋廢墟
   “大約凌晨4點,我們被松綁后給放了,我們趕回住處時,發現房子已經被摧毀,生活用具被埋,家里的兩輛電瓶車和一輛摩托都被埋在里邊了”屈大爺說。
   據了解,屈大爺今年70歲,老伴52歲,因為屈大爺老伴在漢中做臨工,他倆就臨時寄住在親戚陸忠的這套房子里。屈大爺說:“房子被推到,我們趕緊趕到主家去報信,5月4號早晨又和主家一起去南鄭大河坎派出所報了案”。
   5月11日,華商報記者來到強拆現場,看見一張床被埋在廢墟中,隱約還能看到一輛電瓶車也被埋在里邊。“我們搞工程的許多設備都被埋在里邊了,我家一臺挖掘機的玻璃也被打爛了。”房主陸忠的女兒說。
   此外,屈大爺褲兜里的1100元錢和床頭上的3部手機也不見了。“我感覺是一個小伙子給我那褲子時,順走的,因為當時有人說,再搜一搜還有沒有手機,不要讓報了警。”屈大爺說。
  鎮領導:要調查清楚給村民一個交代
   11日上午,華商報記者來到南鄭縣大河坎鎮政府。
   “我4號知道這個事很吃驚,即便這個房子是違章建筑,但是任何人不能這么做。”大河坎鎮黨委書記陳小彬說,現在是法制社會,什么事必須按程序來辦。陳書記表示,大河坎鎮府已經開會通報了此事,“我已經要求派出所一定要把此事調查清楚,給政府一個交代,給村民一個交代。”
   據悉,陸忠的這棟房子不是正規手續審批而建的民房,而是由臨時工棚演變成9間三層的沒有審批手續的建筑。“前些年,陸忠的公司在漢江河邊挖河沙,當時建房的地方僅是一個臨時工棚,后來陸忠就在那里自建了這棟房子。”陳書記說,他們找到兩個親戚住在里邊照看這棟違建房子。
   華商報記者在強拆現場留意到,被拆房子周圍確實沒有人居住,房子位于漢江河提旁邊,房子東邊就是尤曼吉游樂場。陸忠女兒說:“我們沒有不讓拆,關鍵還沒有怎么談就這樣被強拆了。”
   據悉,今年4月下旬,大河坎鎮政府和陸家談過拆遷事宜。“當時說的給賠償150多萬。”陸忠女兒說,她爸后來因為去西安看病,談判事宜也就擱置了。“5月1號,我爸回到漢中,正準備再去談拆遷問題時,房子就被強拆了。”
   華商報記者從大河坎鎮政府了解到,關于賠償事宜,政府確實和陸家談過。“拆遷補償的事和陸家都談的快完了,當時雙方有爭議的賠償數額錯差都不大了。”陳書記說。


   南鄭縣公安局表示,此事警方已立案調查,案件還在進一步偵查之中。 華商報記者 周金柱 通訊員 張映偉 

 

北京拆遷律師  拆遷律師


首頁 拆遷安置 拆遷程序 強制拆遷 征地拆遷 拆遷維權 拆遷估價 拆遷裁決 違章建筑 法律法規 實時動態
百度搜索優化 本網站部分資料來自網絡,只為學習和研究之用,作者若有異議,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更正!謝謝您的支持!
北京拆遷律師 咨詢電話:13701137157 郵箱:lvshizhang@yahoo.com.cn 
国际期货直播-恒指期货投资交易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