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 | 設為主頁 |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北京拆遷律師網
首頁 | 媒體報道 | 拆遷程序 | 強制拆遷 | 征地拆遷 | 拆遷維權 | 拆遷估價 | 拆遷裁決 | 違章建筑 | 法律法規 | 實時動態
首頁>>拆遷裁決>>                   烏市法院三年受理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糾紛案669件

 

 

    法制網烏魯木齊6月15日電 記者 潘從武 通訊員 張俊 “安得廣廈千萬間”,近年來,隨著城市基礎建設的加快,城區改造的提速,房屋拆遷安置糾紛不斷增多。記者今天從新疆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的專題新聞發布會上獲悉,近三年來,烏市兩級法院受理的房屋拆遷糾紛案件中,集團訴訟糾紛較多社會影響較大,而有關遷安置補償合同中的拆遷補償標準,則成了被拆遷人和拆遷人在法庭上互相博弈的焦點和熱點。

  未達成補償協議即實施拆遷后患無窮

  據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一庭副庭長、新聞發言人陳琛介紹,烏市兩級法院2014年至2017年5月間,共受理房屋拆遷補償合同糾紛案件669件。房屋拆遷面對的一般是不特定多數群體,往往容易導致被拆遷人抱團訴訟,從而引起群體性訴訟。常見的集團訴訟案件熱點是拆遷補償標準問題,當事人對法院同類案件審理的結果持觀望態度,一旦有利便大量訴訟。

  陳琛指出,拆遷安置補償案件中,因當事人主體身份、政策、政府行為等合同之外的因素較多,致使案件事實復雜、處理難度較大。拆遷安置補償合同糾紛案件審理中涉及的主要問題包括,在訂立合同階段,因存在征遷行為不規范、征遷過程監管不嚴格的情況,拆遷人在未取得拆遷許可證,或拆遷人與被拆遷人未達成拆遷補償合同,就實行了拆遷行為,從而產生糾紛。此類案件中,因為雙方沒有協議或者協議效力的問題,致使被征收人主張權利困難,判決依據欠缺。

  烏市中院民事審判第四庭副庭長黎劍說,在履行遷安置補償合同階段,因個人、市場的原因,一方或者雙方考慮自身利益,不能完全履行合同義務,致使產生糾紛。如雙方簽訂了拆遷補償合同,被拆遷人對協議中約定的價款或其他補償方式希望進行調整,從而未按合同約定交付房產證、土地證,又向征收方主張過渡費用而產生的糾紛;拆遷人未按合同約定將安置住房補償給被拆遷人,而為獲取利益將安置房屋另行出售給第三方,致使被拆遷人權利受到侵害從而產生糾紛。北京拆遷律師  拆遷律師

 

  黎劍認為,在履行合同的主體方面,因拆遷方、承建方、被拆遷方三方達成協議時,被拆遷方的補償主體應當是合同相對方,所以如果其他主體或政府部門履行了補償行為,是不享有向被拆遷人的追訴權的,這種法律后果將直接導致補償行為人將要自己承擔支付補償款的義務。

  專業法官會議“會診”拆遷疑難糾紛

  陳琛面對大量的、案件事實復雜、可能引發集團訴訟的拆遷安置補償糾紛,烏市中院在審理此類案件中加大業務指導,統一裁判尺度。在統一兩級法院裁判標準、提升專業法官業務水平上下功夫。烏市中院定期組織審判長到基層法院對口庭室進行業務指導,并組織合議庭到基層法院進行二審案件開庭觀摩,定期向基層法院發放指導性案例,并形成培訓制度化、常態化,邀請房產部門業務骨干、高級法院專業法官和法學理論界專家學者到烏市法院就專業問題進行授講研討。

  黎劍介紹,烏市中院還建立了專業法官會議制度,對疑難復雜、新類型、集團案件及可能引發集團訴訟的案件,召開專業法官會議,充分進行集中討論,提出處理方法和意見,形成研討方案供專業法官參考,既有效避免了相關案件合議庭的局限性,也避免了案件改判、發回,節約當事人的訴訟成本,避免不必要的社會矛盾。

  另外,針對拆遷安置補償糾紛案件政策性較強,部分案件處理與行政案件有交叉,對此類案件,烏市中院要求審判人員與政府相關部門積極聯系,主動溝通,準確掌握相關政策及規定,從而有針對性地對當事人進行調解工作,既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也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北京拆遷律師  拆遷律師

 

  烏市中院今天還對外公布了多起征收補償糾紛典型案例:

  被征收人違反合同義務 征收人不應支付安置補償過渡費

  2010年6月8日,張某某與某公司簽訂《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一份,雙方約定張某某在領取安置補償過渡費的同時應當交付被拆遷房屋的產權證、土地證等相關證件。

  但合同簽訂后,張某某一直未向某公司交付房屋產權證及土地證。

  隨后,張某某起訴至法院。法院審理后認為,其未履行合同約定的交付義務,對其主張的安置補償過渡費不予支持。

  審理此案的法官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規定,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第六十六條規定,當事人互負債務,沒有先后履行順序的,應當同時履行。一方在對方履行之前有權拒絕其履行要求,一方在對方履行債務不符合約定時有權拒絕其相應的履行要求。本案中,張某某及某公司對過渡費的領取期限、方式及條件均有明確約定,即回遷戶領取安置過渡費的同時應當交付被拆遷房屋的房屋產權證、土地證等相關證件。因張某某未按合同約定履行交付義務,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征收工作,因此其主張某公司單方先履行支付過渡費的合同義務既無合同依據,亦無法律依據,不予支持。

  未達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 被拆遷人要求支付拆遷款被駁回

  日前,馬某某起訴烏魯木齊市天山區房屋征收與補償管理辦公室,要求其承擔雙方未達成拆遷補償協議部分的土地補償款。

  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因雙方未達成拆遷補償協議,故依法駁回馬某某主張拆遷補償款的起訴。

  審理此案的法官說,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當事人達不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就補償安置爭議提起民事訴訟人民法院應否受理問題的批復》,拆遷人與被拆遷人或者拆遷人、被拆遷人與房屋承租人達不成拆遷補償安置協議,就補償安置爭議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本案中,被拆遷人馬某某就所訴的土地部分并未與拆遷人烏魯木齊市天山區房屋征收與補償管理辦公室達成拆遷安置補償協議,故法院依法駁回其起訴。

  拆遷人將安置房出賣給第三人 被拆遷人要求解除安置協議獲支持

  2000年9月11日,石某某與某房產公司簽訂了拆遷補償安置協議,雙方約定采取產權調換就地安置的形式對石某某進行安置補償,后某房產公司又將該補償房屋出賣給了第三人,導致石某某不能取得房屋。

  后來,石某某要求解除與某房產公司之間簽訂的《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書》,人民法院予以支持。

  審理此案的法官說,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品房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相關規定,拆遷人與被拆遷人按照所有權調換形式訂立拆遷補償安置協議,明確約定拆遷人以位置、用途特定的房屋對被拆遷人予以補償安置,如果拆遷人將該補償安置房屋另行出賣給第三人,被拆遷人請求解除拆遷補償安置協議、返還已付購房款及利息、賠償損失的,人民法院應予以支持。

  石某某與某房產公司簽訂的拆遷補償安置協議系雙方真實意思的表示,對雙方均有約束力,雙方應按約定履行。某房產公司作為房地產開發經營主體,所進行的拆遷活動和開發建設都是以營利為目的的,其為追求最大限度的利潤,以高價將安置房屋出賣給第三人,嚴重侵害了作為被拆遷人石某某生存居住的基本權利,已構成根本違約,按照上述司法解釋,其應當向石某某返還已付購房款及利息并賠償石某某因此所受的損失。

 

北京拆遷律師  拆遷律師

 

 

 


首頁 拆遷安置 拆遷程序 強制拆遷 征地拆遷 拆遷維權 拆遷估價 拆遷裁決 違章建筑 法律法規 實時動態
百度搜索優化 本網站部分資料來自網絡,只為學習和研究之用,作者若有異議,請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更正!謝謝您的支持!
北京拆遷律師 咨詢電話:13701137157 郵箱:lvshizhang@yahoo.com.cn 
国际期货直播-恒指期货投资交易服务平台